民办北正报网是有分量的-向世界展现中华风采

青海枸杞靠什么红遍天下

2018-01-24 07:03栏目:传媒
TAG:

 

□时报记者 张扬 李永兰

进入2018年,青海枸杞在市场上的跌宕起伏走势仍没有终结,尤其之前似乎被神话的青海黑枸杞,市场价格每公斤由以前的数千元跌至90元的冰点。青海枸杞产业再受各界关注,如何让青海枸杞红遍天下,看来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为何比不过“宁夏红”

随着青海省2018年两会的召开,民革青海省委在提案中再次将目光锁定在枸杞产业的发展上。

“青海枸杞的品牌弱势仍没有解除,这缘于青海枸杞产业起步较晚造成的。”民革青海省委调研部副部长周海龙认为,宁夏在发展枸杞产业方面比较早,当年为了打响宁夏枸杞的品牌,自治区政府甚至专门成立了“枸杞办公室”。

其实,青海枸杞种植始于上世纪60年代,当年在“绿化祖国大好河山”的号召下,青海柴达木诺木洪地区人工种植了大量野生枸杞。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主席在会见东南亚大使时赠送的礼品,就是青海枸杞。然而,一直以来,青海柴达木枸杞始终在充当“生态卫士”的角色,并没有走上产业发展之路。

曾几何时,每年8月,柴达木诺木洪农场内仿佛变成了“火的海洋”。一排排红彤彤的枸杞林一眼望不到边,熟透的果子有小拇指那么大,密密麻麻压弯了枸杞林。一位诺木洪农场退休工人这样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场内也组织工人采摘枸杞,然而因为当时外界对这里的枸杞一无所知,只能在包装袋上印上“宁夏枸杞”的标签出售。“其实青海的枸杞品质要比宁夏的好,但多少年只能‘冒充’宁夏枸杞才能卖出去。”

在西宁水井巷,来自山东的老许卖青海土特产已经20多年了,到现在他还存着“宁夏枸杞”的塑料包装袋。按照老许的说法,出售的散装枸杞基本上都是青海出产的,可要根据游客的需求,必须把这些枸杞装进“宁夏”的袋子里,“以前全部都是宁夏枸杞的包装袋。”

时至今日,宁夏枸杞对青海枸杞造成的“阴影”仍然存在,“在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宁夏的枸杞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了,包括种植技术、精深加工等,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周海龙说。

青海枸杞的突围之路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步伐的加快,我省把发展枸杞产业作为强农富民的重大工程,采取政策驱动、科技推动、市场拉动、龙头带动、社会联动等有效措施,大力发展枸杞产业。至2016年枸杞种植面积达62.7万亩,产量达5.7万吨,产值达24亿元,辐射带动周边农户2.6万户、5.9万人,人均增收6611元。枸杞种植成为我省生态保护的有力抓手,更是农业发展、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

我省枸杞主要集中种植地在柴达木盆地东南缘诺木洪-都兰-乌兰-德令哈一线,尤其以诺木洪最为出名,最早柴达木出产的枸杞都被称为“诺木洪枸杞”,如今因高原独特的环境,柴达木枸杞又被统称为“柴杞”。柴达木盆地光照时间长达10个小时,昼夜温差达12摄氏度,还拥有丰富而独特的水土资源,种植病虫害少,这些都是适宜枸杞生长的环境因素。此外,柴达木盆地海拔高,气候干旱,空气相对湿度低,人口密度小,生态环境洁净,水源、土壤无污染、无农药和重金属残留等,使这里生产的枸杞品质达到国际同行业最高标准。和宁夏枸杞相比,“柴杞”颗粒更大、肉质更加肥厚饱满、色泽艳丽、味道甘甜,而且营养物质和具有调节人体生理功能的生物活性成分含量也很高。据诺木洪农场测定,“柴杞”的总糖含量高达53.6%-59.6%,而宁夏枸杞总糖含量较之要低,为46.5%。

正因如此,青海枸杞的突围之路看似平坦。特别是2010年左右兴起的柴达木野生黑枸杞,刚上市时每公斤价格数千元,并且还是“众里寻她千百度”,成为枸杞市场上的新贵和翘楚。柴达木红枸杞也是如此,近年来价格逐年提升,并且和宁夏枸杞拉开了距离。在水井巷经营土特产的老许告诉记者,现在游客们都要求用“柴达木枸杞”的包装袋了。

“随着名声越来越大,柴达木枸杞每公斤能卖到二、三十元,而宁夏枸杞每公斤也就是10元左右。”民革青海省委调研部副部长周海龙表示,近年来涉足柴达木枸杞的企业也越来越多,产品也日益多元化,青海也有了可以和“宁夏红”抗衡的枸杞酒、枸杞饮料以及休闲食品,这应该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产业走到了十字路口

在“擦亮”自己的品牌时,青海枸杞产业发展也进入瓶颈期。民革青海省委秘书长贺普邦和周海龙的看法一致,目前青海枸杞产业面临两大难题,一个就是种植面积扩大的问题。众所周知,柴达木地区干旱缺水,土地所能承载的植被有限,再扩大种植规模就有一定难度。同时,枸杞种植并非一本万利,不是无本生意,尤其是枸杞采摘,人工成本极大,“枸杞一般要采摘三茬,工人采摘是按重量付劳务费的,第一茬、第二茬采摘量还可以,到第三茬时因为量少了,就没有人愿意采摘,几乎都会烂在地里。”周海龙说,每三斤枸杞鲜果能晾晒一斤干果,一般亩产干果不超过150公斤,如果枸杞低于每公斤6元,去除采摘费用等,种植枸杞就是亏损的。由此可见,盲目扩大种植面积,也可能导致农户或种植企业赔钱。

贺普邦认为,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风险来自市场。近两年来,枸杞消费市场出现下滑,量价齐跌对青海枸杞产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尤其自2017年以来,由于受国内外市场的影响,我省枸杞产业发展多年来累积的问题逐渐显现。如盲目增加种植面积、缺乏有效的技术指导,导致枸杞干果整体质量不高;产业基础薄弱、研发能力不足、产品单一、精深加工能力不足,导致产业抗风险能力不足;市场化程度不高、品牌建设滞后、营销体系不完善、缺乏大型龙头企业带动等等导致产业发展困难重重;产品价格断崖式下跌,农户和企业的经济效益大幅下降。

对于青海枸杞产业发展来说,最致命的还有同质化竞争的加剧。近年来,宁夏、新疆等地也不断在枸杞种植面积上开疆拓土,争抢着向“百万亩”冲刺,这对青海枸杞产业带来冲击,也是导致枸杞市场价格下滑的原因之一。

在海东市乐都区国家级农业产业示范园区内,王海英从事黑枸杞育苗已有数年时间,她培育的黑枸杞苗木不仅广植在省内的贵德等地,还远销陕西、新疆、甘肃、宁夏,“虽然苗子都一样,但各地出产的黑枸杞果子却大有差别,青海市场上不乏省外黑枸杞在充当‘李鬼’冒充柴达木枸杞。”

记者日前在西宁市一早市发现,卖枸杞的摊点还真不少,这些摊点上的黑枸杞都被冠以“柴达木黑枸杞”出售,每公斤仅要价40元左右。这些黑枸杞到底是不是来自柴达木,普通消费者却难以辨别。

量大则价跌,市场就是一只无形的手,将柴达木黑枸杞拉下“神坛”,其往日枸杞中的“贵族”身份如今已不复存在。

因此,是继续扩大种植规模,还是另辟蹊径?成为当下青海枸杞产业发展争论的焦点。

找到做大做强“痛点”

枸杞产业作为我省一项富民产业,发展迅速而面临激烈竞争,颇受各方关注。民革青海省委在一份调研报告中指出,近年来,由于出口国的要求,一些枸杞企业取得了国外有机认证,但这些认证只能检测最终产品是否符合标准,无法实现对生产进行全过程监督。青海有机枸杞独特的自然、气候条件,有机的生产环境等优势不能体现,成为制约做强做大枸杞产业的“痛点”。

“要想做大做强青海枸杞产业,我们认为应该走有机产品这条道路,而不要在种植规模上和其他省份一比高下。”贺普邦和周海龙异口同声地表示。

可喜的是,2016年,国家认监委对枸杞重启有机认证试点,在国家质检总局的大力支持及青海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相关部门积极争取下,我省20家枸杞企业参加试点工作。至2017年,有18家企业获得《良好农业规范(GAP)认证证书》,16家企业获得《有机转换认证证书》。经过两年的认证,检测全国参与有机枸杞认证试点的企业最终只有6家完全合格,其中5家是青海企业,1家是甘肃企业,宁夏无一家合格,我省有机枸杞认证面积和产量均名列全国前茅。

这个结果为我省有机枸杞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使得青海枸杞的生态优势与产业优势越来越突显。为此,民革青海省委在《关于推动我省有机枸杞产业发展的建议》中提出,结合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这一重大战略,以及我省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的“加快从农牧民单一的种植、养殖、生态看护向生态生产生活良性循环转变”这一富民之计,从深化供给侧改革入手,大力发展有机枸杞,形成错位竞争的优势。

该意见认为,首先要控制种植规模,打好有机牌,走提质增效的路子。我省独特的自然环境和气候为发展有机枸杞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目前全省枸杞有机认证基地面积达10.25万亩,其中参与国内有机认证试点的面积5.6万亩,保持全国领先水平。今后,我省要通过发展有机枸杞产业,真正做到优质优价,引领出口和高端市场。其次,应延长产业链,打好食品牌,形成错位竞争的优势,要避免与其他省区同质化的竞争和价格上的“血拼”,必须抓住“健康保健”和“食品安全”两大消费热点,形成错位发展的态势。此外,还应规范产业发展,打好标准牌,打造好品牌,完善扶持体系,走可持续发展的路子,最终形成良好的产业发展格局

作者:海东时报 来源:海东时报